当前位置
  • 雷锋网 > 身边雷锋 > 道德模范 > 内容阅读
  • “最美女医生”余文丽:带着偏瘫丈夫去援疆
      来源:光明网  时间:2012年02月25日 11时11分31秒   作者:光明网 字体: 【    】 

    余文丽细心地照料丈夫。 光明日报记者 耿建扩摄

    抱着刚出生不久的婴儿,余文丽和孩子的家人一起笑了。光明日报通讯员 宋国强摄

      正准备赴疆采访,天上掉下个好消息。

      “余文丽回到邢台过年。”

      正月初九下午,记者闻讯赶到河北省邢台市余文丽老家。

      余文丽,带着偏瘫丈夫援疆的产科医生,“最美援疆女医生”。

      没见面,先听到一个与她有关的“小插曲”。

      一份返疆申请书

      当地党组织考虑余文丽援疆工作已近一年,为了让她更好地照料患病的丈夫陈志强,建议余文丽春节后不再继续承担援疆任务,由组织改派他人代为完成。余文丽一听急了,一定要善始善终完成任务,请求组织给予支持。面对她的执著和真诚,组织上只好“让步”。

      离开邢台市委机关,记者来到余文丽的家。这是一个略显拥挤的两居室。45岁的余文丽正在为丈夫按摩。说起援疆的事儿,两口子有点儿着急。余文丽拿出写好的“返疆申请书”,请记者向领导们“说情”。得知即将如愿以偿时,夫妻俩异常高兴,归心似箭。手持余文丽按有红手印的“返疆申请书”,记者感受到的是两颗情系边疆滚烫的心。

      这份还没有递呈的“申请书”摘录如下

    尊敬的领导:

      新疆若羌县的医疗技术力量比较薄弱,急需专业技术人员,作为在那里工作近一年的医务人员,更有一种责任感、使命感和紧迫感。我还没有圆满完成组织交给的任务,愿意继续投入援疆工作。

      援疆经历让我的人生更加丰富,视野更加开阔,我感受到了祖国大地上的另一种风情,与当地人民建立了深厚的感情,这一切使我受益终生,我热爱这片热土。

      为祖国效力,为边疆服务,我感到无上光荣。我真诚地希望组织再给我机会,为若羌县医疗水平的提高付出更多的努力!

      邢台市妇幼保健院副主任医师 余文丽

      2012年1月24日

      “余大夫,亚克西”

      在余文丽家,她微笑着默默地为丈夫按摩,不大的房间里溢满了幸福和温馨。不经意间,记者蓦然发现,这位漂亮的女大夫,双手却严重老化,枯柴般的手与她的年龄极不相称。

      就是这样一双手,在新疆若羌县医院一年内累计为400多名产妇提供了服务,直接或间接迎接了近百名婴儿降生;就是这样一双手,传递着内地人民最炽热的爱,被若羌各族群众视为最美丽的双手。

      “余医生很热情。”

      “余大夫,亚克西(维语“很好”)!”

      若羌当地患者提起余文丽,总会这样说。

      2011年12月13日凌晨,27岁的维吾尔族妇女托胡提汗出现产前征兆,母亲艾结汗和妹妹热孜亚急忙带她来到县人民医院。孩子出生了,胎盘却有残留。余文丽为她实施的刮宫术马上展开。

      “余医生给了我们亲人一样的爱。”手术很成功,看到母婴平安,艾结汗的眼角湿润了。

      这天上午,医院共有两名婴儿出生。余文丽每隔一段时间,就会到病房看一看。

      “婴儿的皮肤很娇嫩,用棉被包裹最好,尽量别用毛巾被或腈纶被。”查房时,余文丽耐心指导产妇做好婴儿护理。

      余文丽看似文弱,其实很有担当,特别是在处理疑难病症上经验丰富。因此,即便不是余文丽值班时间,医院也常常请她参与诊断或手术。

      “我们在新疆时,半夜里常常被敲门声惊醒,余文丽总是急匆匆起床,赶到所在医院。”说话略显迟缓的陈志强这样描述爱人余文丽的生活。

      在一次剖宫产手术中,患者破水后突然出现寒战、哆嗦、胸闷症状。医务人员紧张起来,赶忙叫来余文丽。在余文丽指导下,吸氧、抗过敏、解痉,有条不紊地进行,母婴转危为安。

      2011年9月份,妇产科医生古丽尼莎动手术时发现,产妇生产后,体内还有一颗鸡蛋大小的子宫肌瘤。是随即切除肌瘤还是等产妇身体有所恢复后再做?她拿不准,再次请来余文丽。余文丽根据肿瘤大小和位置情况,决定实施肿瘤剔除术。她从古丽尼莎手中接过手术刀,把肌瘤小心翼翼地剥了下来。“一次解除病痛,患者可以省点事、省点钱。”余文丽说。

      在同事看来,余文丽是“动刀”的好手,也是“不动刀”的高手。一天夜里,一位产妇出现产程无进展症状。要不要做剖宫产?值班医生请教余文丽。余文丽耐心地帮助产妇转动胎位,一会儿,婴儿自然分娩了。

      “自然分娩,减少创口不算,还为患者省下近2000元医疗费。”同事们交口称赞。

      “农牧民听不懂汉语,余医生听不懂维吾尔语。遇到这样的病人,余医生就请维吾尔族同志解释,无论多少遍,她都耐心听,脸上始终挂着微笑。”

      “余医生查房很细心,从用药方法到饮食方式,给患者悉心指导,还帮产妇冲红糖水。”

      “一位病人家属,出于感激,给余医生送了个红包,余医生在拒收不成的情况下,让护士把红包转成了患者的住院费。”

      好雨润物,细而无声。

      有余文丽的带动,若羌县医院医疗水平和服务质量都得到明显提升。好多打算去州府库尔勒就医的患者,转而来到这家医院。

      “我跟你一起到新疆吧”

      2011年3月5日,余文丽首次踏上援疆之路。

      邢台距若羌3700公里,坐汽车、乘飞机,再倒长途大巴,单程一趟最快也要3天。这些,余文丽去之前并不知道。

      若羌地处南疆,地阔人稀,从县城到州府库尔勒440公里,比邢台到北京的路程还要远。这些,余文丽也不清楚。

      若羌与邢台相比有两个小时的时差;天干气燥,沙尘暴多发;睡觉醒来,擤出来的鼻涕里带着血。这些,余文丽更不知道。

      余文丽只知道,援疆,是一份神圣的使命。

      援疆前,爱人说:“家里有我,放心去吧。”

      她援疆,一度没有后顾之忧。

      可正当余文丽在若羌全身心投入工作中时,一场变故突然闯进她的生活。

      2011年4月1日晚,爱人陈志强在邢台家中突发脑溢血。听到这个消息,余文丽的腿立时软了下来。3天的回家路令人焦灼。

      4月4日凌晨1时,余文丽匆匆赶到邢台市第三医院,在手术通知单上签了字。然而,爱人已经错过了立体定位脑部手术的最佳抢救期。

      一夜间,她青丝变白头。

      双方父母都已年迈,儿子正在上学。为了不让他们担忧,余文丽隐瞒了实情,独自忍耐煎熬。

      她数着日子,企盼奇迹出现。

      14天后,爱人苏醒了,但落下后遗症,身体右侧偏瘫。

      32天后,爱人手脚能微微地活动,还可以说一些简单的话。再以后,爱人坐起来了,能撇拉着走路,说话也恢复得差不多了。

      留下来照顾爱人,还是返回若羌?余文丽心里十分纠结。她既不忍心撇下病中的爱人,又不忍心撂下肩上的援疆重担。爱人看透了她的心,天天吵着要她订机票返疆。

      余文丽一步一回头地走出家门,返回若羌。在若羌,她强忍着内心的焦虑,投入到工作中。只是在晚上,才给爱人打个电话,或通过网络视频聊聊天。

      电话里,爱人总告诉她:今天手臂更有力了,走路更稳了。她不大相信,可又希望这是真的。直到几个月后,爱人的姐姐打来电话:志强饭吃得很少,一天也不说一句话,病情恢复不理想。

      余文丽突然明白了一切,心一下子沉了下去。

      时隔5个月后,余文丽再次回到爱人身边,她一阵心痛:以前发福的爱人,如今像抽了油一样消瘦下来!

      “我不走了,再也不离开你了。”余文丽压住眼角的泪花。

      “要不,我跟你一起到新疆吧。”

      “这能行吗?”

      “咱试试吧!”

      余文丽眼前一亮。她抓起电话,向邢台市援疆工作前方指挥部指挥长张彪请示。张彪在详细了解陈志强的病情后,表示可以试一试,并在第一时间为这对夫妇安排好住所。

      从北京乘飞机到乌鲁木齐,又挤上长途大巴连走13个小时夜路赶回若羌。病中的陈志强一个姿势躺到若羌。

      10月22日早晨8时,当邻居还在睡梦中时,余文丽搀扶着陈志强一瘸一拐悄悄走进简陋的新家,没有麻烦任何人。

      在40多平方米的一室一厅小居室里,这对患难与共的夫妻,携手开始了新的生活。

      早晨,是余文丽一天中最为紧张的时刻。

      7时半左右,余文丽家中的灯便亮起来。

      洗漱、做饭……最重要的一项工作,是帮爱人做康复锻炼。十几平方米的客厅,兼作训练室。

      在若羌,找不到合适的康复器械,一张钢丝床,一条双人坐椅,都成了陈志强的训练工具。此外,他们还自制了一些简易器械,想着法儿做训练。

      请不到按摩师,余文丽就自己充当。从头到脚,余文丽一寸一寸为爱人做按摩。特别是指关节、腕关节、肘关节、肩关节、膝关节、足腕等关键部位,每处都要活动50到100下。有时爱人看她太累了,就说够了够了。每当这时,余文丽会绷起脸:还差十几下呢,你可不能偷懒!

      9时45分,余文丽出门上班。上午10时是上班时间,这样安排,她可以提前10多分钟到医院。

      晚饭后,做完训练,余文丽便和丈夫看看电视,聊聊天这是一天中最惬意的时刻。陈志强说,心情放松时,余文丽还会放歌一曲,“《血染的风采》、《我的祖国》、《爱我中华》,这些歌唱得老好。”

      重复着这种特殊的生活韵律,恩爱有加的夫妻很满足。

      “照顾爱人是我的本分,援疆是我的责任”

      余文丽携手爱人援疆的故事不胫而走。

      若羌感动了,巴州感动了,家乡也感动了。

      这对夫妻的生活受到若羌、巴州以及家乡干部群众的广泛关注。两地领导纷纷作出批示,亲自登门或致电慰问。

      若羌县农民宋礼从电视上看到报道后,激动不已。他装了一兜红枣和水果,揣了5000元现金,开着电动三轮车赶到县医院,要余文丽为爱人改善一下生活。

      “这是若羌人民的一点心意。”宋礼说。

      面对盛情,余文丽婉言谢绝。

      这时候,富有喜剧性的一幕出现了:宋礼丢下礼品、礼金转头就跑,余文丽拿着礼品、礼金随后就追。追下楼梯,追出医院,追过了十字路口,余文丽终于追上了宋礼。在余文丽的坚持下,宋礼只好带回现金。在宋礼坚持下,余文丽只好留下红枣水果,收下这份浓浓的心意。

      余文丽不止一次说:“照顾爱人是我的本分,援疆是我的责任。”

      若羌县委副书记、受援办主任徐凯说,余文丽故事的背后,是各族人民的血脉相连、骨肉深情,是党和国家强有力的援疆政策,是一个个英雄的援疆团队。(光明日报记者 耿建扩 光明日报通讯员 宋国强 许 晨)


    [编辑:雷锋网编辑]